镜慕洐

原名柳覃烟/cn镜妆/作品未经允许严禁二次上传。如要转载请私聊/手写海报等禁止保存和二改。违者必究

凡所际遇,绝非偶然【许墨生贺】

————————————

文不对题系列√私设悠然跟许墨已婚。不出意外的话我又ooc了。日常沙雕文风勉勉强强赶上了个尾巴_(:з」∠)_

————————————————

许墨的生日要到了。

送点什么好呢?悠然此刻正办公室里45°角望着窗外思索着。

“悠然!发什么呆呢?”李泽言的略带不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惹得悠然感觉背后一凉。

“啊?我……我就发了个呆,李泽言你别生气哈(๑• . •๑)”

“……来一趟办公室!”

“……”喔嚯完蛋。

办公室内。

“你下周跟我去一趟法国。”

“?可是……”可是下周是许墨的生日啊Σ(っ °Д °;)っ

“怎么?有问题吗?”李泽言瞬间冷下来的气场让悠然立马乖乖闭嘴。

“好的总裁我没问题。”

傍晚下班后,悠然若有所思的走出了办公室,之后就在门口差点跟来接她的许墨撞了个满怀。

“小傻瓜,想什么呢?”

“啊Σ(っ °Д °;)っ没什么没什么。。。”

“那我们回家吧。”许墨接过悠然手里的东西,带着她上了车。

悠然家内。

“许墨。”

“怎么了,小傻瓜”

“就是……我下周可能要出差……但是……”

“嗯。知道了。你去吧,这面的事你不用担心。”

“……”

许墨这个傻子!!!一定是又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

“那好吧,不过你最近不许黑白颠倒!”

“好,我都听你的。”

但是!我们亲爱的许先生!根本没有时间观念!于是在悠然出去的这几天,他不但成功的在国内过上了美国时间!还华丽丽的把自己折腾病了………………

悠然在一周之后回来了,当她敲开门的时候发现房间里一片昏暗,随机映入眼帘的就是许墨那张比平时还要憔悴的脸。

“许墨?”

“嗯?”

“你怎么了?”

“小感冒,没事。”

“………………你是不是最近几天又没好好休息。”

“emmmmmmm……”

“老实呆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厨房内。悠然准备给许墨熬点粥,然后再给他做点清淡的菜,却在要切菜的时候突然被人抱住。

“我好想你”

“……那啥你先放开,我还要做饭……”

“我不”

“……”

奔三的人怎么这么幼稚……

草草的结束了一顿饭之后,悠然便开始思考晚上怎么办。毕竟今天是自家老公的生日。百般无奈之下,悠然给李泽言打了电话。

到了傍晚,悠然对许墨随便编了几句,再加上刚吃过感冒药的人脑子有点发懵,然后就被悠然成功的骗出了家门。

悠然带着许墨来到了某冰山脸的饭店。“悠然?这……”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许先生(*/∇\*)”

……???

悠然看着一脸懵逼的许墨,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许墨,你是不是真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啊?”

“我……我没有,只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户口本上啊(≧∇≦)/”

“……”好的吧。

“哎对了悠然,我知道一种可以让感冒快速好起来的方法。要不咱吃完晚饭之后回家试试?”我们悠.超级傻白甜.然同志想都没想,立马答应了许墨。

晚上回家后。“

悠然,还记得我在吃饭前跟你说什么了吗?”

“嗯,当然记得啊。快说说是什么方法”

“呆会你就知道了。”言罢,许墨把悠然抱进了卧室。此刻的悠然终于意识到了事态不对。

“卧槽许墨你要干嘛???”

“哇你流氓啊!!!”

“怎么,都是我媳妇了还害羞?”

“……”

【在一旁码字的镜某人:许墨你这份礼物可真叫人眼红bushi】

凡所际遇,绝非偶然。愿且行且珍惜。

长命百岁,一世无忧【HE】



私设:帝王皇帝李泽言x平民悠然

双结局预设

这次的是HE的—。—

——————————————


是一个深春。


李泽言悄悄溜出皇宫,在街市上闲逛。他沿着街市行走,不觉间来到了一条小溪旁,溪流上有一条小路,直通对岸幽静的森林。李泽言沿着这条小路,走到了那幽静的森林。突然在林中传来一曲琵琶,婉转动听。李泽言顺着那声音走去,才发觉在那森林深处竟有一座亭子。待他走近了,那女子似乎才惊觉有人,立即停止了演奏,抱着琵琶,不再有所举动。似乎是被吓到了。


想必那琵琶声便是出自她手吧。李泽言暗想。


那女子见李泽言没有要离去的打算,便起身向那条小路走去。


“等一下”

“啊?敢问公子何事?”

“敝姓李,敢问姑娘姓名?”

“小女子名悠然。”

“那……你是每天都在这里吗?”

“……”

在回宫的路上,李泽言不禁开始回味今日与悠然的相遇。悠然,可真是个好名字啊……


次日,李泽言又来到那座亭子。果不其然的看到悠然又在那里弹奏琵琶。悠然听见脚步声先是惊了一下,后发现来着是昨日那位公子后便没再离去。


“敢问今日公子也是来散心的吗?”

“嗯。”

“像您这种大户人家的公子,居然也会喜欢到这僻静之地。”

大户人家……嗯……李泽言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些华丽。也难怪她会这么想。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两人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每日都在这里见面。一个续续弹着琵琶,一个侧耳聆听琵琶曲。偶尔两人会小打小闹。不过悠然多数时候还是说不过李泽言的……_(:з」∠)_


不觉间已到了盛夏。一日傍晚,李泽言在那片树林里散心,突然有人出现,对李泽言说:“陛下,太后说有要事要跟陛下商量,好像是关于您封后的事,请您速回”

“朕知道了。”之后李泽言走到那人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对那人说:“你先下去吧。”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

悠然从树后走出来,只不过往日那才女的气场如今却被惊慌所取代。

“你姓李……?”

“嗯。”

“你……你是李泽言?如今的皇帝……?”

“正是。”

此时太阳已完全被远山所吞没,留下的只有漆黑的天空与一轮明月。

悠然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李泽言一把抓住手,快步走到了城郊。

“李泽言,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已经很晚了!本姑娘要睡觉!”

“等会你就知道了……”李泽言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她。

悠然看着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夜空中的一声巨响所吸引,随后有点点光芒映在了李泽言的脸上。悠然闻声望去,看到了夜空中绽放的一朵朵花火。

“喜欢吗?”

“你……”

“朕心悦于你,不知这位姑娘是否愿意与朕一同欣赏这世间的种种烟火?”

“可……你是皇上……”

李泽言如梦初醒。看来这次是自己疏忽了……


时间恍如静止了一般,两人各怀各的心事,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天地恍惚就只剩下一轮明月,繁星,烟火,以及夜空下的他们。


“那不如……朕召你进宫吧……”

“啊……可是……”

“可是朕只心悦于你,况且今日母后又在催我封后了……”

悠然低下头沉思了片刻,李泽言屏住呼吸,生怕她说不。

“不了吧……我……我还是更喜欢平凡一点的生活……”

“……那好,朕尊重你的选择。”

李泽言转身要离去,悠然却突然拉住了他,说:“无论你以后遇见谁,经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处理好一切。愿你长命百岁,一世无忧。”

“那你呢?”

“我不会活的比你久的。我生来命苦,不可能到百岁的。”


李泽言在回宫的路上想着立后的事,忽觉如果不能将悠然立后,那么立谁为后也就都无所谓了。李泽言心如死灰的走进太后的房间,与太后商量了一番封后的事,最后决定将顾将军家的大女儿立为皇后。


大婚当日。

顾家的姑娘低着头,在一片喜悦的氛围中,缓缓朝着李泽言走去。

“抬起头来,看着朕。”

顾家的姑娘慢慢的抬起头,可李泽言却在看到她的面容的时候怔住了。

“你……”

顾家那姑娘看着他微微一笑,

“臣妾顾悠然,见过皇上。”


你问我后来?后来啊,他们白头到老,一世无忧。


李泽言驾崩于100岁那年,悠然薨逝于99岁那年。


————————————————

喔嚯感觉真狗血—。—


长命百岁,一世无忧【be预警】

我更新了!!!!

——————————————

私设:帝王皇帝李泽言x平民悠然

双结局预设,这里只写了be的。。

he的要有人想看我过几天发出来_(:з」∠)_

我好像真的ooc了—.—

——————————————

是一个深春。

李泽言悄悄溜出皇宫,在街市上闲逛。他沿着街市行走,不觉间来到了一条小溪旁,溪流上有一条小路,直通对岸幽静的森林。李泽言沿着这条小路,走到了那幽静的森林。突然在林中传来一曲琵琶,婉转动听。李泽言顺着那声音走去,才发觉在那森林深处竟有一座亭子。待他走近了,那女子似乎才惊觉有人,立即停止了演奏,抱着琵琶,不再有所举动。似乎是被吓到了。

想必那琵琶声便是出自她手吧。李泽言暗想。

那女子见李泽言没有要离去的打算,便起身向李泽言来时的那条小路走去。

“等一下”

“啊?敢问公子何事?”

“敝姓李,敢问姑娘姓名?”

“小女子名悠然。”

“那……你是每天都在这里吗?”

“……”

在回宫的路上,李泽言不禁开始回味今日与悠然的相遇。悠然,可真是个好名字啊……

次日,李泽言又来到那座亭子。果不其然的看到悠然又在那里弹奏琵琶。悠然听见脚步声先是惊了一下,后发现来着是昨日那位公子后便没再离去。

“敢问今日公子也是来散心的吗?”

“嗯。”

“像您这种大户人家的公子,居然也会喜欢到这僻静之地。”

大户人家……嗯……李泽言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些华丽。也难怪她会这么想。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两人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每日都在这里见面。一个续续弹着琵琶,一个侧耳聆听琵琶曲。偶尔两人会小打小闹。不过悠然多数时候还是说不过李泽言的……_(:з」∠)_

不觉间已到了盛夏。一日傍晚,李泽言在那片树林里散心,突然有人出现,对李泽言说:“陛下,太后说有要事要跟陛下商量,好像是关于您封后的事,请您速回”

“朕知道了。”之后李泽言走到那人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对那人说:“你先下去吧。”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

悠然从树后走出来,只不过往日那才女的气场如今却被惊慌所取代。

“你姓李……?”

“嗯。”

“你……你是李泽言?如今的皇帝……?”

“正是。”

此时太阳已完全被远山所吞没,留下的只有漆黑的天空与一轮明月。

悠然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李泽言一把抓住手,快步走到了城郊。

“李泽言,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已经很晚了!本姑娘要睡觉!”

“等会你就知道了……”李泽言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她。

悠然看着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夜空中的一声巨响所吸引,随后有点点光芒映在了李泽言的脸上。悠然闻声望去,看到了夜空中绽放的一朵朵花火。

“喜欢吗?”

“你……”

“朕心悦于你,不知这位姑娘是否愿意与朕一同欣赏这世间的种种烟火?”

“可……你是皇上……”

李泽言如梦初醒。看来这次是自己疏忽了……

时间恍如静止了一般,两人各怀各的心事,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天地恍惚就只剩下一轮明月,繁星,烟火,以及夜空下的他们。

“那不如……朕召你进宫吧……”

“啊……可是……”

“可是朕只心悦于你,况且今日母后又在催我封后了……”

悠然低下头沉思了片刻,李泽言屏住呼吸,生怕她说不。

“那……好啊……”

次日,李泽言回宫后立刻将悠然召进宫内,封为然贵妃,并将其安顿在烟水宫。随后向太后摊牌。

“不行!哀家不同意你这么做!”

“有何不可?儿臣心悦于她!”

“她一个贫民家的姑娘,怎么可能配得上你?你将她召进宫后立刻讲她封为贵妃已属不妥,现在你还要将她封后?”

“顾家那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论出身论才华样样都很出众,哪一点不比那个然贵妃强?”

“但是……”

“没有但是!再过段时间,找个好日子,你就立刻将顾家那姑娘封后。”

“……”

“哀家累了,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烟水宫内。

“悠然,我……”

“皇上不比多言,臣妾都已听闻了。陛下不比自责,太后所言无错,顾家那姑娘确实比臣妾要好很多,想必会比臣妾更加配得上陛下的……”

“……那你呢……你怎么办……”

“像臣妾这种出身低微的草民,能与陛下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已属幸运。况且,日后会有一个更完美的人来代替臣妾的位置,替臣妾照顾好陛下的。”

“……”

大婚当日。

皇宫上上下下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小主,真的不再去看一眼陛下吗?”

“不了。事已至此,牵肠挂肚对彼此都没有好处。本宫心意已决,就不必再劝了。你先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大婚次日。

李泽言从早起开始就心慌,右眼皮跳个不停,于是到御花园散散心。

一位大臣慌慌张张的跑到皇帝面前,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看样子是被下了个好歹。

“怎么了?为何如此慌张?”

“烟……烟水宫!烟水宫……!”

“烟水宫怎么了?!快说!”李泽言承认自己这辈子从未这样失态过。

“然贵妃…自杀了……”

“什么?!快带朕去!”

烟水宫内。

悠然此时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如鬼一般的惨白,手腕上还有一道刀痕。在床边围着一圈宫女,无不掩面而泣。

“悠然!”

“陛下,然贵妃已因失血过多而薨落①。还望陛下节哀。”

“怎么会……”

这时一旁的宫女走过来,对李泽言说:“陛下,这是我家小主走之前留下的……说是一定要亲手交到陛下手里。”

李泽言接过那张纸,展开,发现上面有一句话。

李公子,愿你长命百岁,一世无忧。

李公子,那是悠然还不知道李泽言是皇上的时候的称呼。

悠然,对不起。是朕害了你。

后来战争持续不断,李泽言曾多次在战场上受重伤,却每次都能奇迹般地挺过来;在处理的朝政中,每次遇到难题过几天都会迎刃而解。世人皆感叹于李泽言福大命大,却只有李泽言自己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

李泽言驾崩于100岁那年。倒是真应了悠然哪句遗言。

后史官记录这段历史时,在李泽言那写了这样一句

长命百岁,一世无忧。

——————————————

①薨落:古代贵妃离世所用的词。

HE版的要有人愿意看我就过几天发出来_(:з」∠)_

每日摸鱼【1/1】
图片禁止保存二改吖~

出山

今天摘点歌词吧……考一天试快傻了……


————————————————————


『是我装模作样在瞎猜』


『还是他们本就心怀鬼胎』


『有人不知悔改 ,迷雾中混淆黑白』


『在情怀里市侩,旁人不敢来拆穿』


『待曲终又人散,这一出还有谁在围观』


『帝王豪杰风云变幻敌不过桑田沧海』


『听到你做个记号,请装进书包别四处招摇』


『有人迷途知返,便是苦尽甘来』


                 ——花粥x王胜男《出山》


君应有语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金  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 / 迈陂塘》

注释:
【相依相伴,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真情的雁儿心里应该知道,此去万里,形孤影单,前程渺渺路漫漫,每年寒暑,飞万里越千山,晨风暮雪,失去一生的至爱,形单影只,即使苟且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在这发东西了……虽然这次发的是自己的手写吧……
【拿秀丽笔写完之后拍的照片……之后拿pic折腾了一下……】
【别说了我知道我凉了】

旧文混更系列

沉迷美工,无法自拔。

——————————————————————————————



据《礼记·月令》篇:“季夏之月……腐草为萤”。

又《格物论》说:“萤是从腐草和烂竹根而化生。”

                    ——摘自《腐草为萤》传说

——————————————————————————————

季夏三月,野草在溽暑中死去,萤火自朽叶里腾飞。 此刻的丛林中万籁俱寂。许墨就是苏醒在这里的一颗香樟树下。

 

在几个小时前,组织将他唤醒,并给了他一个新任务,组织让他将一位名叫悠然的人带回来,并且他只有半年。若在这半年之内他不能完成,他就会被组织带回陷入再一次的沉睡。而又鉴于他前两次在执行的过程中都失败了,因此组织也在考虑将他灰飞烟灭。

 

突然一声喜鹊的叫声将他从回忆中拉回来了。“去找她吧”许墨对自己说,“一年没见了不知她现在过的是否安好。”

 

天突然下起了小雨,等许墨走到悠然家的时候,发现她正抱着自己曾经送给她的纸灯笼发呆。

 

“我回来了。悠然,好久不见。”她猛地望向我这面,眼中的泪水喷涌而下。许墨慌忙的将她揽进怀里。“别哭了,小傻瓜。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后来她大概是哭累了,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他望着她的睡颜,乖巧的像一只小猫一样。此时的许墨深知这次的任务不可能完成了。

 

后来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时光。许墨每天照例去研究所工作,悠然也每天去各种地方到处拍摄。他们还一起去了游乐园,一起养了栀子花。似乎一切都回归了正常。时光如你,岁月静好。

 

有一天晚上,悠然突然对许墨说她想听故事。许墨给她讲了一个画家与一条锦鲤鱼的故事。

 

“曾有位画师喜欢画鲤鱼。庭院前面有一个池塘,鲤鱼在里边游泳。而突然有一天传闻此地将有不好的事发生,所有人都四下逃离,只有那个画家舍不得鲤鱼,没有离去。当夜,院里房子失火 有人进火里保护他,说自己本是鲤鱼精,想要取浅溪的性命,却对他产生感情,就不忍杀他。第二天天亮,火势渐渐停止,救他的人却不见了他只觉如做梦一般,跑到池塘边,只见池水干涸,莲花叶子枯萎,池塘里的鲤鱼也不知去哪了。从头到尾,没能仔细看清面容。只记得衣领上层层叠叠像莲花瓣,颜色很引人注目,好像血混着泪。而鬼怪动情,必成灰飞烟灭。像飞蛾扑火,不是愚蠢,是命注定。”

 

等许墨讲完后,发现悠然已经入睡。“晚安,我的小傻瓜”语毕,将悠然抱到床上,吻了吻她的眼角,退出了房间。

 

要到时间了吧。许墨想。

 

在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他带着悠然来到了那棵香樟树底下。“这里有很多我的童年回忆。我明天会离开一段时间,你若是想我了,便来这里吧。”

 

在离开的当天早上,许墨拉着悠然再一次的来到了那片丛林。许墨感觉自己正在渐渐的消失。一旁的悠然看见了慌乱的问“许墨你没事吧?”许墨笑了笑,“没事。”

 

等他们来到那棵树的时候,许墨的身体已经近乎透明。他知道这次组织是让他灰飞烟灭了。“等明年,你再来这棵树下吧。那时的我大概就会回来了。”

 

一年后,一个神似许墨的男孩正在与悠然在这棵树下聊天,突然悠然发觉眼前一黑,身边的小孩也已不见。忽自己的眼睛似乎被一双手蒙住了。熟悉的触感让悠然再度热泪盈眶。

 

“我回来了。”

 

大概一切渴望,恋慕,一切光明的,美满的结局都要付出代价。或许这代价正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但人生没有对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

许墨给悠然所讲的故事摘自锦鲤抄文案。侵删。

文中穿插了腐草为萤歌词和文案,侵删。

假如女主特会撩

还是跟别人聊天聊出来的。。。。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吧【/被打】
【李泽言】
这天,悠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如何撩直男的帖子,于是决定试一试。
“老李头,你以后别去我家接我了”
“为什么,是嫌我的车不够好吗(๑˙ー˙๑)”

“不不不不敢不敢,是因为我要搬家了。”

“搬去哪,把地址给我。”
“你心里。”
李泽言别过头去,嘀咕了一句“整天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emmmmmmmm
但是等悠然走出他办公室,关上门的时候,她听见李泽言给魏谦打电话。。
“喂,魏谦吗,去找一家钻戒特好的店,不用管价钱,然后再选一个好的酒店,全包,下周我跟悠然结婚。”
‌有钱真好。

【白起】
‌今天的悠然表示自己要比平时皮,要皮出新天际!!!
“学长,以后不用麻烦你来天天接我了。”
“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你不满意了吗”
“不不不,不是,是因为我要搬走了。”
“你准备搬哪,直接把新地址告诉我不就好了。。”
“这个地方呀,它不在恋语市。”
“嗯?”
“它在你心里。”
然后悠然看见白起红着脸别过头,轻咳了一声。
“咳,知道了,今晚你想吃啥。。”

【许墨】
悠然一直试图反撩许墨,但却屡次战败。这天,悠然决定再皮一下。
“许墨,我不想住你隔壁了。。”
许墨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眼里就染上了笑意。
“那你去哪?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住处很适合你。”
【妈耶又要翻车了????】
“emmm……哪……”
“我心里。”
‌算了撩不起溜了溜了

【周棋洛】
“周皮洛,我以后不想住现在住的地方了。。”
“嗯?那是准备住我心里吗?”
“emmmmmm你是被许墨传染了吗”
“哈哈,这都是被玩烂了的梗了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emmmmm
“好啦,别不开心啦。说起来。薯片小姐,你想什么时候跟我去民政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