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覃烟

作品未经允许严禁二次上传。如要转载请私聊

旧文混更系列

沉迷美工,无法自拔。

——————————————————————————————



据《礼记·月令》篇:“季夏之月……腐草为萤”。

又《格物论》说:“萤是从腐草和烂竹根而化生。”

                    ——摘自《腐草为萤》传说

——————————————————————————————

季夏三月,野草在溽暑中死去,萤火自朽叶里腾飞。 此刻的丛林中万籁俱寂。许墨就是苏醒在这里的一颗香樟树下。

 

在几个小时前,组织将他唤醒,并给了他一个新任务,组织让他将一位名叫悠然的人带回来,并且他只有半年。若在这半年之内他不能完成,他就会被组织带回陷入再一次的沉睡。而又鉴于他前两次在执行的过程中都失败了,因此组织也在考虑将他灰飞烟灭。

 

突然一声喜鹊的叫声将他从回忆中拉回来了。“去找她吧”许墨对自己说,“一年没见了不知她现在过的是否安好。”

 

天突然下起了小雨,等许墨走到悠然家的时候,发现她正抱着自己曾经送给她的纸灯笼发呆。

 

“我回来了。悠然,好久不见。”她猛地望向我这面,眼中的泪水喷涌而下。许墨慌忙的将她揽进怀里。“别哭了,小傻瓜。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后来她大概是哭累了,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他望着她的睡颜,乖巧的像一只小猫一样。此时的许墨深知这次的任务不可能完成了。

 

后来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时光。许墨每天照例去研究所工作,悠然也每天去各种地方到处拍摄。他们还一起去了游乐园,一起养了栀子花。似乎一切都回归了正常。时光如你,岁月静好。

 

有一天晚上,悠然突然对许墨说她想听故事。许墨给她讲了一个画家与一条锦鲤鱼的故事。

 

“曾有位画师喜欢画鲤鱼。庭院前面有一个池塘,鲤鱼在里边游泳。而突然有一天传闻此地将有不好的事发生,所有人都四下逃离,只有那个画家舍不得鲤鱼,没有离去。当夜,院里房子失火 有人进火里保护他,说自己本是鲤鱼精,想要取浅溪的性命,却对他产生感情,就不忍杀他。第二天天亮,火势渐渐停止,救他的人却不见了他只觉如做梦一般,跑到池塘边,只见池水干涸,莲花叶子枯萎,池塘里的鲤鱼也不知去哪了。从头到尾,没能仔细看清面容。只记得衣领上层层叠叠像莲花瓣,颜色很引人注目,好像血混着泪。而鬼怪动情,必成灰飞烟灭。像飞蛾扑火,不是愚蠢,是命注定。”

 

等许墨讲完后,发现悠然已经入睡。“晚安,我的小傻瓜”语毕,将悠然抱到床上,吻了吻她的眼角,退出了房间。

 

要到时间了吧。许墨想。

 

在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他带着悠然来到了那棵香樟树底下。“这里有很多我的童年回忆。我明天会离开一段时间,你若是想我了,便来这里吧。”

 

在离开的当天早上,许墨拉着悠然再一次的来到了那片丛林。许墨感觉自己正在渐渐的消失。一旁的悠然看见了慌乱的问“许墨你没事吧?”许墨笑了笑,“没事。”

 

等他们来到那棵树的时候,许墨的身体已经近乎透明。他知道这次组织是让他灰飞烟灭了。“等明年,你再来这棵树下吧。那时的我大概就会回来了。”

 

一年后,一个神似许墨的男孩正在与悠然在这棵树下聊天,突然悠然发觉眼前一黑,身边的小孩也已不见。忽自己的眼睛似乎被一双手蒙住了。熟悉的触感让悠然再度热泪盈眶。

 

“我回来了。”

 

大概一切渴望,恋慕,一切光明的,美满的结局都要付出代价。或许这代价正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但人生没有对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

许墨给悠然所讲的故事摘自锦鲤抄文案。侵删。

文中穿插了腐草为萤歌词和文案,侵删。

假如女主特会撩

还是跟别人聊天聊出来的。。。。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吧【/被打】
【李泽言】
这天,悠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如何撩直男的帖子,于是决定试一试。
“老李头,你以后别去我家接我了”
“为什么,是嫌我的车不够好吗(๑˙ー˙๑)”

“不不不不敢不敢,是因为我要搬家了。”

“搬去哪,把地址给我。”
“你心里。”
李泽言别过头去,嘀咕了一句“整天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emmmmmmmm
但是等悠然走出他办公室,关上门的时候,她听见李泽言给魏谦打电话。。
“喂,魏谦吗,去找一家钻戒特好的店,不用管价钱,然后再选一个好的酒店,全包,下周我跟悠然结婚。”
‌有钱真好。

【白起】
‌今天的悠然表示自己要比平时皮,要皮出新天际!!!
“学长,以后不用麻烦你来天天接我了。”
“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你不满意了吗”
“不不不,不是,是因为我要搬走了。”
“你准备搬哪,直接把新地址告诉我不就好了。。”
“这个地方呀,它不在恋语市。”
“嗯?”
“它在你心里。”
然后悠然看见白起红着脸别过头,轻咳了一声。
“咳,知道了,今晚你想吃啥。。”

【许墨】
悠然一直试图反撩许墨,但却屡次战败。这天,悠然决定再皮一下。
“许墨,我不想住你隔壁了。。”
许墨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眼里就染上了笑意。
“那你去哪?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住处很适合你。”
【妈耶又要翻车了????】
“emmm……哪……”
“我心里。”
‌算了撩不起溜了溜了

【周棋洛】
“周皮洛,我以后不想住现在住的地方了。。”
“嗯?那是准备住我心里吗?”
“emmmmmm你是被许墨传染了吗”
“哈哈,这都是被玩烂了的梗了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emmmmm
“好啦,别不开心啦。说起来。薯片小姐,你想什么时候跟我去民政局呢?”

“死生为谁”

灵感源自银临《不老梦》的文案
狗崽。含微灯刀
第一次写阴阳师的文。。轻喷【虽然玩了那么500多天吧ummmmmm
轻喷





寮里前几天新来了一位式神——妖刀姬。新来的小妖刀跟寮里那位会讲故事的小姐姐关系很好。这天,小妖刀慵懒的趴在青行灯身上,缠着她讲故事。

“看来前面连续一周让你通宵听我讲故事你还是不累啊。。”青行灯无奈地说。“那我今天就给你讲一讲曾经一只狗子与一只狐狸的故事吧。”

曾传闻黑夜山的山顶上有一座坟墓。来往的过客都对此感到好奇,问其缘故,才知原来是几百年前一只狐狸的坟冢。

在大约700年前,狐狸在一棵樱花树下遇见了晴明的式神大狗子,芳心暗许。第二年,阴阳两界动荡不安,晴明带着式神赶去帮忙。狐狸知道此事后赶去送别,并顺势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而狗子以“自己追求的只是大义,其余的事暂时没有想过”为借口拒绝了他。

之后三年,狗子曾参与平定阴阳两界的事。期间狐狸曾寄书信于他,信上说“他的家人已经开始催他结婚了。”

又是三年,狐狸曾跟着三尾姐姐去阴界之门附近查看情况,并奉父亲之命拉拢晴明身边的人。每次遇到狗子,都是既欢喜又惶恐。

再过三年,狐狸患病,久治不愈。那时,狐狸随晴明等妖封印八歧大蛇,狐狸害怕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了,追赶七,八余里地,直到用尽所有力气,无法再追赶。那时的他咳血染白衣,憔悴瘦骨立。

又过十年,三尾狐与黑晴明,八百比丘尼等人密谋解封八歧大蛇,狐狸与三尾都被关入狱中。狗子想要见狐狸一面,便去求晴明。在庭院门口叩首不止,直至额头破裂,血流满地,晴明仍然没有答应。

后来狐狸身故,狗子抱着他的身体泪流不止,恨自己醒悟的太晚。他亲自讲狐狸葬在黑夜山顶。那以后,平安京内便流传着一首歌谣: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小妖刀听的津津有味,不禁问道:“那,灯姐姐,你觉得他们会在下一世遇见吗?”

青行灯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望着庭院内的那棵樱花树下的两人笑着说道“一定会的。好啦,今天的故事就到此为止啦。阿爸喊我去斗技啦!”

当你被人陷害抄袭时

灵感源自之前遇见的一点破事。。【好像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ooc我的锅

神经病文风系列

喜欢的小可爱别忘了点一波关注哦~【/被打】

—————————————————————————

这时的你已经在写作圈里混的小有名气。

有一天你一个朋友找你说让你帮忙发表一篇文章,你反复问了是不是原创,在你朋友反复强调这是原创之后你就发表了。但不想,这篇文章是你朋友从别的地方复制过来的并且没有向原作者询问是否可以转载。于是。。。你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李泽言】

事发后一天,你一脸苦大仇深的走进李泽言的办公室。他看到你的表情后皱了皱眉,挥手停止了你正在进行的报告。

你吓得愣在原地,还以为你的报告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报告我准备了一周,而且。。。。”李泽言再次打断了你。这时你吓得瑟瑟发抖,生怕他说出撤资二字。

“你。。昨晚没睡好?”

“没有。。。就是。。。私人问题。。。”

“什么问题会让你忙到连觉都不睡?你第二天要做报告你不知道吗?你就不怕我撤资?”

“我。。。就是。。。其实也没啥。。”

“说。”

你感受到李泽言生人勿近的气场,于是你不敢不说实话了。然后你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解释了一下。

“白痴.....你先回去休息,报告明天再做。”

你吓得赶紧跑出了办公室,在你靠在门上喘气的时候,你听见李泽言在屋里说“喂?魏谦吗?帮我联系一下这个人,让他出来解释一下。”

第二天,你就在网上看到了你朋友出来说明真相并向你道歉。

“好了,现在事情解决了,你可以安心做报告了吧。”

【许墨】

当天晚上许墨回家的时候看到你很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便向你问发生什么了。

“网上的一些事,没什么,我自己能解决。”

“是么?可依我对你的了解,如果你要是能解决你就不会这么坐在这了。”

好吧,看来什么都骗不了他。你向他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然后他对你说他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什么嘛,都不知道安慰一下的吗。哼唧!

不过你在家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不放心的跑去了许墨的研究室。

你隔着窗户发现许墨正在跟你的朋友聊天,你有点不开心,在外面赌气呆了将近半小时再一看,吓得你转身就跑。

你隔着窗户看到了你那位朋友已经被许墨解剖了。

许墨听见响声,顺着窗户看,就看到了落荒而逃的你。

“好像吓到夫人了呢~不过。这种欠剖的人倒也不知道你害怕。”许墨淡定的说道。

【白起】

你站在华锐门口等白起来接你。

白起刚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心情似乎不太好。于是便开始思考是不是老李头那个混蛋又欺负你了。

你向他解释了一下没有,就是网上有人说你而已,没什么大事。

白起眉头一皱,发现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家里,白起打开你平时使用的网站和你的聊天记录,了解了一下情况就打电话给你的朋友。

“喂,你好,这里警察局白起,我想让你对我夫人所作所为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站在门外一脸无奈的听着白起教育你朋友。。。

但是出乎你意料的是,在白起挂电话过会不到10分钟,你就看到你的朋友向你道歉,去网上解释并保证不再做类似的事。

此时你不禁感叹,有个特警男友真好。

【周棋洛】

这天你刚好去采访周棋洛。

周棋洛似乎看出来你心情不好,趁经纪人不注意的时候拉着你跑到了外面问你情况。

你本想对他说没事的,可你突然想起来他对电脑十分熟悉,如果你骗他他也可能通过别的手段知道。。于是你对他说了一下事情的大概经过。。

“嘻嘻,薯片小姐放心吧!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你抱着一包薯片开始吃,也没想其他的。

但是到了晚上,你朋友哭着给你打电话说:“悠然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整你的。我就是嫉妒你粉丝涨的比我快。呜。。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整你了你快让你男朋友把我家数据恢复了吧。”

你匆匆挂掉你朋友的电话,转手给周棋洛打了电话“喂,小太阳,她已经跟我道歉了,这次咱就放过她吧。”“真的吗?薯片小姐没有骗我吗?”

“没有没有。”

于是周棋洛恢复了她们家的数据。

之后你在他的微博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以后谁再欺负我女朋友,这就是下场。”并配了一张你看不懂的程序图。之后你看到喷子们纷纷向你道歉。

看来有个黑客男友也不错嘛嘿嘿

风平浪静

我准备把我bcy的文全都搬过来。。。然后那边随时滚蛋。。

---------------------------------------------------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距上次evol失控的事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B.S.组织在那之后再没有过动静。恋语市也恢复到了之前的一种看似风平浪静的状态。

李泽言从未来回来了,周棋洛也重新回到了娱乐圈。白起呢,还是像往常一样到处执行任务。唯一没有音讯的就是许墨。

这天,悠然发现自己的化妆品快用完了,于是准备去商场看看。

但令悠然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在去商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漆黑,好像……很像许墨。。对面的许墨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于是看了回来,却只是淡漠的瞥了一眼,然后与她擦肩而过,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悠然突然想到了那天决裂时许墨说的话

“许墨……你说的都是真的……?”

“假的。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信吗。”

“我一直在提醒你,只可惜你毫无危机意识。”

“……”

悠然神情恍惚的在商场里买完了东西,出了商场。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那棵香樟树下。那是她与许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悠然摸着那棵树,脑中突然闪过了她和许墨的很多过往。

你用眼睛告诉我你会回来,我也可以一直等你,与你重新开始一段在未来的回忆中会被称作过往的经历,可你我现在再无交集。

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悠然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然后下意识的往海边走去。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海边,安静的听着海浪翻涌的声音,脑中开始慢慢回想最近发生的事:似乎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果自己不是queen,也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么多事。李泽言,周棋洛不会为了她冒险,白起也不会evol失控,许墨,也许就不会背叛,也许根本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恋语市也就不会因evol失控而陷入混沌的恐慌之中。如果时间一直停留在那段时光里该有多好,自己的evol不会觉醒,平平淡淡的,像个普通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在人群中穿梭,不与谁有交集,不会为谁动情,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突然间,悠然站起身来,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她一步一步的向海面走去,任凭海水拍打她的衣服,然后慢慢的没过她的腿,腰,甚至头部。

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那就在我这做个了断吧。这是在她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后来她感觉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她梦到了白起抱着他一起坠落,梦到了周棋洛的离开,梦到了许墨的背叛,梦到了白起的evol失控,梦到了李泽言在病房里照顾她,梦到了她奋不顾身的为李泽言挡雷电,梦到了周棋洛跟她一起在密室里的事情。。。她想阻止一切的发生,却发现自己在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悠然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躺在卧室里。她发懵的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头,转身拿起了手机,想看下时间,却在打开屏幕的下一刻突然愣住,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正是她第一次邀请许墨参加节目的日期。

紧接着她飞快的赶到公司,问了问前一天的情况,却发现她们所说的情况与手机上所显示日期的前一天情况完全相符。

她按照记忆将这一天有条不紊的进行。她走到许墨的研究所,向当时自己询问过的一位老者询问哪位是许墨。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找许墨,是有什么事吗?”

“啊。。。。嗯。我是发现奇迹的制作人,请问您可以参加我们这一期的节目吗?”

悠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笑。既然老天愿意重新给我一次机会,那么我这次就不会让你的计划那么轻松的得逞了。我亲爱的许。教。授。

恋语市,晴。平静无风。

“假如我不要你了你会怎样”

跟同学聊天聊出来的迷之问题……

然后可能ooc了

——————————————————————————

【李泽言】

“老李头,你说如果哪天我不要你了你会怎样。”

李泽言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然后缓缓开口。

“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了?文件整完了?钱够花了?再胡思乱想我就撤资,顺便把你手里的黑卡给冻结了。”

【总裁爸爸我错了QAQ我不乱想了我这就去整文件不要撤资不要冻结黑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

【白起】

“白起,你说我如果哪天不要你了你会怎样”你拉着白起的手认真的问。

“不知道。但我觉得你不会。”

“emmmm那你会不要我吗?”

“不会。”

你和信仰,我都会誓死守护的。

【许墨】

“许墨,如果我有一天不要你了你会怎样。”

许墨放下手中的笔,用一如既往温柔的眼光看着你,思考了几秒,然后缓缓开口

“我不知道。”

“天要下雨,随他去吧。”

“但有一点,如果有这么一天,你只要想好了我同意。”

“那你会有一天离开我吗?”

“不会。永远不会。”

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色彩,画家是不会让蝴蝶轻易逃走的。

【周棋洛】

“那个,周皮洛啊,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会怎样。”

我们亲爱的周棋洛小可爱一把丢掉了他心爱的薯片然后转头泪汪汪的看着你

“QAQ薯片小姐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你不可能不要我的对不对嘤嘤嘤”

“唉唉洛洛你别哭啊我就是随便问一句……”

“嘿嘿_(:D)∠)_那就好”

“那你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跟我提出分手吗?”

“不会呀!我说过,要当一辈子专属于你的超级英雄!!!”

后来

是之前那个分手许墨篇的后续。。之前有人说要看。。然后我就写了。。

依旧不知道是be还是啥e。。

在ooc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XD

灵感源自歌曲《体面》与《后来》

——————————————————————————————————

“后来,我总算明白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雨夜。

许墨一人独自漫步在大街上。此时正值深夜,大街上空空如也。距离上次研究所的事已经过去了一周,而现在他的脑海里只余下一句话。

“许墨你快放了悠然!!你这样不是爱!!你不配拥有她!!”

不是爱吗……那是什么……占有欲……?许墨苦笑了一下。他对悠然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他也说不清。

 

此时的路灯渐渐地暗了下去,许墨才意识到天已经蒙蒙亮了。他抬头望着逐渐熄灭的路灯,就像谢幕的演员,眼看着灯光一点一点熄灭。

 

又过了几天,那些跟许墨走得近的人几乎都知道发生什么了。有一位年纪较大的老教授实在看不下去许墨整天委靡不振的样子,便出来劝他。他告诉许墨,只要他自己不后悔自己曾经爱过她就够了。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也是一种动物,也会有厌倦的那一天。人生中的分分合合都是小事,既然决定要离开,就让自己走的体面一点,这样才不会辜负这些年你对她的付出,这样才能保留告别的尊严,这样才能算得上是尊重故事的结尾。那天下午,许墨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很久,然后在很晚的时候,许墨拿着那件白大褂走出了研究所,向自己家的方向背道而驰。

 

在那天之后,许墨辞掉了工作,没有人再在恋语市见过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几年后,悠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是我。”

“许墨?”

“嗯。我想知道,你可以把你下周五的时间借给我吗?我想带你去一趟遇见餐厅。”

此时悠然脑中突然浮现出几年前的夜晚,想要回绝。可电话那边的许墨似乎猜到了女孩的顾虑,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白警官有空的话,也可以让他一起跟着。只不过,他只能在门外。”

“那好吧。”

“嗯好,那下周五遇见餐厅见。”

 

周五,遇见餐厅。

 

白起皱着眉头一脸阴霾的看着许墨,许墨只是对他笑笑,然后拉着悠然走进了餐厅。

 

“之前的事,是我不好,对不起。”

悠然显然没想到他会为了那件事道歉,一时间脸上的表情有点精彩。可许墨没有去管她的表情,继续说:“之前我确实很爱你,想把你永远的留在身边。但我现在明白了,那不是爱,或者那只是一种病态的爱。白起那天说的没有错,我确实不配拥有你。那段时间给你造成困扰了,抱歉。”

 

“白起他应该对你和很好吧,好好珍惜吧。别老为了一点小事就吵架闹分手。你要知道,世间不是每个人都会对你那么好。有些人追捧你,看起来很爱你,但他们很有可能看中的只是你的美貌或者钱财。可白起,我相信他是真的爱你这个人,不然也不会在百忙之余抽出来时间陪你到这里了。”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约会吗?也是在这里,同样的位置。我今天约你出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再看看你,顺便向你道别。我想,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吧。”

 

言罢,许墨站起身,走到前台那里结了账,然后走出了遇见餐厅。

 

不知不觉间,许墨走到了那个第一次和女孩一起郊游的地方。他站在香樟树下,微笑着看着那只紫色的蝴蝶慢慢飞远。

 

世间纷然,爱与被爱,大概都是一种幸运吧。

 

次日,研究所。

“喲,这不小许吗?好久不见啊。”

“嗯,好久不见。”

老教授上下打量了许墨一番,发现他似乎整个人的状态都跟之前的许墨没什么两样。

“想开了?”

“嗯,我昨天和她道别了,谢谢您。”

 

许墨向老教授讲述了这几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以及他的感悟。讲到最后,老教授不禁问:“后来呢?后来你又找了吗?”

“没有。没有后来了。”

 

在这个世界上,许墨不得不面对两种地方,一个有太多的欢乐,一个有太多的泪水。共同之处就是有太多的回忆。

 

后来他们彼此都有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结局;

后来他们彼此都没有再联系过;

后来她依旧是他的软肋,却再也不是他的铠甲;

后来他的世界里 只余下回忆遗憾;

后来那棵香樟树下却再没有了他们。

 

—END—

分手【许墨篇】


好的这次是许墨的,写完这个之后另外俩的我不准备写了【主要是不会】

不知道是be还是he√

 

——————————————————————————————————————

酒吧。灯光相交辉映,有些人在自娱自乐,有些人在勾勾引引。而这一切,似乎与某个角落毫无关系。

 

许墨正在角落里喝着闷酒。他的感觉本是不同于常人,他也一向看不上那些借酒消愁的人。但现在,他只想一醉方休。

 

事情还要追溯到两天前。就在两天前,悠然答应了那位特警学长的求婚。因此悠然与许墨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许墨,我想我们以后可能要保持距离了。”

“为什么”

“我答应白起学长的求婚了,明天开始我就要搬去他家住了。今天也是来向你道别的。”

“。。。。”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以后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吃饭聊天的,我也会经常去听你的讲座的。”

多余的话许墨没有听进去,也没有说话。只有忽明忽暗的眼神与惨白的脸色体现了他的内心。

 

拜酒吧里刺眼的灯光所赐,许墨闭上眼睛,借着酒精的作用,开始回忆与悠然的过往。起初他接近她只是为了计划,搬去悠然的对门与她做邻居起初也是为了接近她,以便于计划的顺利进行。可是后来呢?后来他被邀请去参加拍摄,当悠然失眠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在春节看到她笨手笨脚的贴春联,甚至洒了一地的胶水。两人一起包饺子,一起迎接新年........悠然对他来说就真的只是实验对象吗?一开始,确实是。但久而久之,自己却难以控制的对她动了情。一开始许墨不肯承认,也不愿承认,可心脏的刺痛是不会骗人的。

 

她总是让他做出错误的判断。到最后,哪些是计划,哪些是情感,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人往往都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等许墨意识到的时候,她已不在。留给他的只有一串回忆。不觉间,有一瓶酒下肚了。

 

走出酒吧,许墨才发现外面已经不知道何时下起雪了。曾有人说“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可那个曾经与他一起在雪中漫步的人如今心里已不再有他。十字路口的车辆与行人来来往往。他似乎看到了悠然,但那个身影又飞快的消失在转角。

 

回到家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第一次是打通了,但对方又飞快的挂断,后来无论许墨怎么打,回应他的也只有一串又一串的忙声。打开微信,点进女孩的朋友圈,却发现他与女孩曾经的过往都被她删掉了。无奈,他翻着自己发过的动态,似乎都是关于她的。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她了呢?许墨也说不清楚。

 

“叮——”熟悉的铃声响起,那是他给女孩特别设置的一个铃声。可内容却是邀请他去参加她的婚礼。

 

第二天,许墨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那个被悠然狠心丢掉的日记本发呆。是不是他对悠然痴醉的程度还不够?是不是他的态度让她感觉太敷衍了?......不过他知道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因为自己如果不采取点什么,悠然是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谁为谁放莲灯一千个今宵,谁和谁只能在弹唱里偕老。

这时,窗外忽然传来歌声:

“说不清,道不明,也不想绝口不提
有些话,说不出,也只能藏在心底
一路走,一路丢,你对我只是回忆
但不知,又为何,想守住那个秘密
有时候,想快乐,但却已失去力气
是因为,有些事,终究是无法代替
到头来,对过往,没必要深究意义
打电话,拨手机,只传来滴滴滴滴”

 

许墨突然惊醒。不要。。。他不要一直这样下去,悠然只能是属于他的!他匆忙的拿起那件黑色的外套向白起家走去。

 

次日,也就是悠然结婚当天,悠然醒来时发现自己手脚被限制在床上,嘴也被封住了,出不来声。而且这里是密封的,没有风,白起感受不到她。手上的手链似乎也被弄坏了。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之地正是许墨研究所的地下室。

 

熟悉的白大褂出现在眼前,她刚想呼救,就听见他说:“美丽的东西,就应该做成标本慢慢欣赏。你说对吧,悠然小姐。”许墨拿着手术刀,温柔的笑着。

——————————————————————————————————————

文中的歌词是洛天依的《歪歪》

分手

灵感源自歌曲《病变》

大概就是女主和李泽言闹分手玩消失ummmm

人物归叠纸,ooc归我

本来想一次性写四个的结果。。。结果一写就没停住……

上课码字系列√

另外三只的。。我。。改天再写【转头就跑】

—————————————————————————

昨天,悠然与华锐总裁闹矛盾了,悠然在最后忍无可忍,提出了分手。

“我看你是真的不清醒!!”

“要你管!!你天天就会怼我!连我不开心了都不知道哄!!我是瞎了才会看上你!!”

“……”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泽言起床后发现床边已经没人了。睡眼朦胧的他瞬间惊醒。他慌张的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发现房间里不但没有悠然,就连属于悠然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就好像这里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他颓废的地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试着拨通了悠然的电话。不出所料,回应他的只有机械的女声,与他的叹息声混在一起,分外地刺耳。

李泽言打开电视,此时电视里正演着无聊的言情剧。剧里的女主也在跟男主闹分手,就像他们昨天一样。平时他对这些剧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只是因为悠然爱看,他也偶尔会看两眼,可每次都会睡着。但现在李泽言却停在这里看完了这集。结束后他感觉脸上有东西,用手胡乱一摸,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来到华锐后,李泽言发现自己桌上有一封信,不用想也知道,是悠然的辞职信。魏谦走进来,告诉李泽言,悠然已经在一大早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包括他送的那个小狗的公仔。李泽言让魏谦出去,并跟他说让他们所有人这几天不要来打到他,除非华锐倒闭了。

他把自己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一扔,闭上眼睛静静地想,想他与悠然相处的这段时间,自己都做了什么,自己究竟哪里让她不满意了。想了很久,他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他只是不善于表达,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哄人,他……算了,回不去了。她不愿意再给他一个机会了。

他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以后我不在了,你要是想看星星了,就抱着那个公仔吧。希望你离开我以后要早日找到适合你的。

离开我,开始你新的起点。

此时他终于想明白,有些人注定成为遗憾,有些故事注定曲终人散。恋爱本来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冒险,在享受快乐的同时,就要做好承受它带来伤害的准备。

想通之后,李泽言把手机扔出窗外,面无表情的看着它被来往的车辆碾碎,连同他的回忆。

再见,再也不见。

起风了

看了一天言情小说,,然后。。

灵感源于歌曲《起风了》

大概就是悠然与李泽言结婚了,,然后。。。

ooc致歉



【白起】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风去了。”

    初入世间,在与世界交手的过程中,我们甘愿赴汤蹈火去闯荡世界,经历过喜笑颜开,也经历过遍体鳞伤,不断走走停停,不断成长。

同悠然分别多久了,白起自己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毕业之后在没见过她。

今天,白起被高中的学校邀请去参加校庆,却不料在这里碰到了悠然。白起站在原地,进退不知。而在悠然不经意的一个余光,看到了白起。

“白起学长好久不见。”一个简单的开场白,熟悉又陌生。白起望着她一时出神,清风吹起,银杏曼舞。而白起的思绪也随着风飘回了高中时代。

他与悠然的初遇是在盛夏的某一天。那时的白起是一个出了名的不良少年。一天中午,白起正准备翻墙逃学,却刚好无意间看到了悠然。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而这张笑脸也猝不及防的闯入了白起的视线里。再后来,两人轰轰烈烈的谈了一场恋爱,但因为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两人也就散了。

而如今的她有了自己的工作,也嫁了人,自己似乎再也没有干扰她生活的权利。

 

有些人,哪怕真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即便岁月流逝,她的相貌还是防不胜防闯入你的记忆中来。曾经,自己的记忆中的青春中是她,用指尖弹出过早春、盛夏、金秋、寒冬,最后还是让心动随风飘散吧。

【许墨】

“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翻过岁月不同侧脸,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

“起风了,你爱的那个人还好吗?”

此时的许墨已经脱离了BS组织,拥有了自己的自由。许墨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看望她。毕竟他在前几天听说了她已经嫁给了华锐总裁。

走到悠然家的楼下,他踌躇不前,而悠然正拎着一堆零食往家门走,正好迎面撞上了许墨。

“对......”对不起三个字刚要出口,一抬眼,她发现她撞的人是许墨。“许...许墨好久不见啊”她尴尬的笑着。“你怎么今天有时间出来?研究所没有工作了吗?”

“嗯,暂时没有了。想你了,就回来看看你。”许墨望着悠然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补充道“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回来也不是要为难你的,就是作为朋友回来叙叙旧。怎么,不行吗?”悠然呆呆的看着许墨,等许墨说完了反映了好几秒才说“啊可以啊,要上去坐一会吗?”“不用了,等下跟朋友还有约,我先走了。”

许墨转身离去,他还记得悠然在失眠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还记得她那会一遇到什么事就会第一时间跟他说,那时的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傻瓜,甚至会傻到在贴春联的时候弄一地的胶水。可惜,这些事情他再也不会遇到了。她再也不属于他了。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走过了这么多一个人独处的时光和一个人的风景,最让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个在风中笑靥如花的她。

【周棋洛】

“ 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

周棋洛这几年经常在外地,你们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周棋洛回国了。这天,悠然正在长椅上发呆,周棋洛正拎着一大包薯片向你走来。

“嘿,薯片小姐,好久不见!”这个声音是....悠然转头一看,正撞上了周棋洛的目光。她擦了擦眼睛,确保自己没有看错。

“薯片小姐你没有看错哦!我就是周棋洛!我今天回国啦!!!”

“啊....好久不见啊...”悠然尴尬的说着。正在思考怎么向周棋洛说明自己已经结婚的事。

“薯片小姐,这几年我好想你啊。正好这几天我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悠然答应了周棋洛。他们在游乐园玩了一整天。

在回来的路上,周棋洛突然对悠然说“薯片小姐,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悠然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周棋洛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她下意识的伸手抵住他的嘴,说“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跟李泽言。”

她看见他失落和受伤的表情,一时不知所措。这时他突然说“没关系的哦~那就祝你幸福啦!!!”说完他别过头不再看悠然。而她通过玻璃看见了他在无声的哭。

 

以前以为她是我的一片天空,但其实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还是向前看吧,在爱里成长,又在爱里失去,也许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

起风了,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李泽言】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现在,悠然已经与华锐的大总裁结婚了。他找了她十七年,她等了他十七年。两个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完全不和的人如今也走到了一起。

这天,李泽言陪着悠然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坪上看日落。

 女孩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夕阳与晚风。

李泽言低头看着她,晚风将她的头发吹起,往事一幕幕的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他记得她每一个糟糕的报告,也记得第一次将她带回家的时候她弹得那首曲子。在他发现她就是那个17年前消失的女孩的时候,他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是他从未有过的。他向她求婚的那一刻,他是十分害怕的。害怕她会因为自己平时的言语而拒绝自己。但幸运地是,她没有拒绝。

等李泽言回过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女孩悠悠转醒。

她说:“你知道我梦到什么了吗?”“我梦到了我们白头以后的事。我还梦见了咱们两个在那个时候也还保持着看日落的习惯。你揽着我,我扶着你,我们在这条路上漫步着。”

他宠溺的看着女孩说“走吧,天黑了,会感冒的。”

“好。”

皎洁的月光照着一对情侣,一切静好。